临近退休教师不满“形式主义”辞职 :世界虽然大,请别逼着老师去看看
2018年10月22日

马云说:员工的离职原因很多,只有两点最真实:1、钱,没给到位;2、心,委屈了。

那么,一位即将退休的老教师为什么自愿放弃下半生可以依赖的养老金毅然决然的辞职呢?


01 老教师不堪形式主义摧残,连发三封公开信


近日,汉中勉县周家山镇中学32年教龄老师因不满 “形式主义”辞职,他的辞职书火了朋友圈。


辞职书中写道:“我叫何文家,男,今年54岁,从教32年,中教二级教师。今书面提出辞职,仅属出于礼貌。”


何老师在辞职书中写的辞职原因:


“1.如今之教育领域,逼迫人弄虚做假搞形式主义的事情太多,我不想再浪费生命。”

“2.如今之教育,我认为谈不上成功——培养出来的人少知报恩,不懂珍惜,爱心缺失,私心过重,缺乏智慧……这样的工作没啥意义。”


7月4日,何老师又发布告亲朋好友书,学校领导表示今后不再逼其做任何形式主义的工作,何老师下学期将返校继续任教,力争坚持到退休。


本想此时到此应该告结了,但7月6日,何老师再次写信表达自己不忍现状,想改变现状的急切心情,并“决意辞职教师职业,不要后半生党和国家给我的经济生活保障。”


02 职称,一种难言的痛


54岁,32年教龄,还仍然是中学二级教师,想想都让人心酸!


虽然何老师只字没提职称的烦恼,但在同行来看,深深理解他内心的痛楚:即将退休还是初级职称在人前很没面子的!

没有教过学的人往往认为晋不上级是个人工作能力欠佳,其实非也!


晋升职称可以说是每一位老师都曾有过的梦想,职称不仅仅体现在工资的高低,它更是一种对老师工作的肯定与赞誉!

可现实中,教师职称评聘掺杂了太多因素,没有指标,你工作再优秀也是枉然。


既使有指标,无奈僧多粥少,再加上苛刻的业绩条件、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各校标准不一的评比办法,参评人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只知钻研教学的老实巴交的教师很难能过五关斩六将!


大家都心知肚明,职称对大多数老师来说形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既使侥幸晋级,无不是脱一层皮!

如果你了解职称评比的内幕,你也就不难理解何老师为何晋不上级了!


试想:一位痛恨弄虚作假形式主义的老师能跟领导搞好人际关系吗?能凑齐各种荣誉证书吗?会花钱买论文吗?会打点关系搞定评委吗?


当然何老师晋不上级还有一种可能,自命清高的他对职称不屑一顾!其实什么原因都不重要了,一个毅然决然辞职,连“后半生党和国家给我的经济生活保障”都不要的人,职称算什么呢!


03 形式主义,是逼走何老师的最后一根稻草


好多不了解老师工作实际的人无不羡慕的说:“当老师多好,每天上几节课,还有寒暑假!”如果仅仅是教几节课那么轻松,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老师是太阳底下最令人羡慕的职业!”


令老师心酸的不是低廉的工资,也不是难管的“熊”孩子,而是让老师疲于奔命的各种检查,种类繁多的政治任务!

教书育人原是老师的本职工作,可在部分乡镇学校已变成副业,教育成了一口缸,啥任务都往里面装!


5月28日,安徽宿州市萧县教体局下发通知称,因部分学校供应的学生牛奶疑似存在安全隐患,经检测合格后恢复供奶,要求班主任提前一小时试喝,以确保学生饮用安全。


5月30日,各学校都在紧张而有序的进行中招复习,而安徽颍上耿棚中学的所有教师,却被安排去扶贫,学生在学校只能自习。


6月15日,安徽省利辛县教育局召开防溺水安全会议,下令各学校教师端午节放假期间每人承包1到2个池塘巡检,出了溺水事故追究教师责任。


7月10日,安徽省阜阳市颍东区枣庄镇召开危房鉴定培训会,要求全镇老师下村排查农村危房。具体工作就是要求老师们挨家挨户排查农村房屋是几级危房,并拍照留档,填好房屋鉴定表,并要求农户签字。老师们纷纷戏称自己是“危房鉴定师”,这名称听起来的确还蛮高大上的。镇政府给老师们划定时间表,8月13日结束,摸排不到位处理摸排人。

用网上曾流传的一副对联形容当下教师工作一点不为过:上联:防溺、禁毒、扶贫、网安、迎国检,眉须俱抓无所不能;下联:坚韧、执着、忍辱、负重、吃万苦,境界合一将封神。横批:人民教师。


可以这么说,何老师辞职的原因可能有许多,但弄虚作假形式主义,是逼走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04 世界那么大,请别逼着更多的老师去看看


几年前,一位郑州女老师留下一封辞职信: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刷爆朋友圈。


当老师辛苦,乡村老师更不易!低廉的工资、繁杂的工作、渺茫的晋职空间、难管的留守儿童,

如果不是对教育工作的无限热爱,谁能坚守乡村几十年?


一个严峻的事实是:越来越多的优秀老师选择“离开”乡村,涌进城里私立学校或培训机构或辞职经商下海,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却吸引不来更多的优秀大学毕业生报考乡村教师。


十年前,农村孩子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质优价廉的中小学教育,而如今,高大宽敞的乡村公办学校却留不住学生涌进城里的脚步,家长情愿付出高昂的学费上私立学校,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教育部陈宝生部长今年两会上就明确提出:为教师彻底减负,必须减少流于形式、重复性的和其他不必要的评估检查,减少无关的会议、无实质意义的考核达标,减少教师非教育教学活动,让他们能够静下心来教书,潜下心来育人。

在讲台上安安心心教书,我想这应该是千万老师的共同心愿,如果让老师真正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那就先从“减负加薪”开始!


写在最后:

真心希望,某些地区的教育不要流于形式,让老师安安心心地教书,踏踏实实地育人!

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荣誉资质 | 联系我们
©2016 梓耕图书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吉ICP备11001984号 吉公网安备11010802020092号